专访 | 台湾摄影师林添福的“逆道而行”

不管怎样变迁,人类对影像的追求是永恒的,影像的传承也应该一直保持下去。

直到亲眼看到林添福,我们才切实相信眼前这个温和谦逊、朴素而低调的人就是头顶众多摄影光环、揽奖无数的大摄影师。


undefined


林添福与大理国际影会的缘分从2010年第二届开始,就一直延续至今,而今年的第七届影会,他却异于往常,带着一群人,搞出了一件“新鲜事”。



手机摄影一日一图


这是林添福今年发起的一个活动,建立手机摄影一日一图群。


比较特别的是,这个群有一些教学的功能,每天会要求群成员发一张照片,要求很严格,所有发表的作品都要按规范来发表,然后由工作人员进行统计,每天精选出两个专题,每个周发出12~13篇专栏并进行点评。林添福还会做一些专业课程,包括拍照课程和一些后期课程。这个活动成立不过短短五个月,但群成员的成长是很惊人的,有的人刚进来的时候只是会用手机进行简单的拍摄,每天自己可以发照片之外,还能看到别人发的,以及一些大师的点评和帮助,到现在进步都很大。


虽然这个活动成立的时间不长,但是也算是异军突起,在业内影响很大,半年不到的时间里群成员增长迅速,现已成立了六个群,到今天为止已经全部满员,超过3000人参与其中。


手机也能拍出单反效果


谈起为什么要发起这样一个手机摄影一日一图的活动,林添福说:


“因为我在国内算是比较早开始手机摄影的,从2012年开始就举办了手机个展,今年有这个想法,是想把这几年的成果以及对手机摄影的观念做一个传承。很多人认为手机拍摄很随意,我觉得这种观念是不正确的,我想把自己的观念和态度传承下去,因为手机也是影像创作的载体,不能因为它是手机而就不受重视,这种态度是不端正的,我就想要把这个观念引进来,我认为手机也能拍出单反的效果。


我们每天出行都会带上手机,而不会天天背上相机出门,因此手机更容易够遇到难得的景。很多人把手机当成备机,就是说当你没带相机的时候,会用手机来拍,因为备机的这个观念,大家就不会去研究手机摄影,但是当你把手机当成主机的时候,你就会去正确对待手机摄影,会去研究要怎么把照片拍好,所以这就是态度的问题,所以成立一日一图的活动,就是要倡导这个观念。”


参与大理国际影会是一个成果展


“我们传达的观念就是,虽然是手机随手拍摄,但是态度很重要,需要用很严肃的角度去看待手机的创作,到今年八月份,活动刚好成立半年,我们也想对这份工作做一个总结和亮相。所以在2017年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将带来手机摄影一日一图展览。”


“大理国际影会是最有影响力的中国五大影展之一,这次展会是对我们‘手机摄影一日一图’的肯定和鼓励,同时也是一场检阅,也希望和更多的人共同探索手机影像艺术的新境界。


这次策展分为手机单幅和专题作品两大类,共有112幅作品入选,都是群友的匠心之作。我们对生活充满了好奇心,摄影是我们探寻并记录莫测世界的一扇天窗,按下震撼心灵的瞬间,让每一次精彩的瞬间定格永恒。”


部分作品展示


标题:守护    作者:林敏东


专题:外乡人    作者:王越-焉知


标题:乡村理发    作者:何杰-极地阳光


专题:远方的呼唤    作者:钟明曦—一抹曦光


专题:凉山之子    作者:高荣囡


态度决定摄影


在整个谈话过程中,我们捕捉到林添福一直在强调“态度”这个词。


他认为,态度就是要认真去做一件事。


“我拍的手机照片不输给单反相机,用手机或是相机拍摄其实都是一样,最重要的就是态度问题。无论是手机还是相机,他只是结束照片的一种表现形式。手机要拍好比用单反拍照要困难,虽然手机摄影门槛比较低,但是难度却更高,因为在手机上能够控制的因素很少,所以必须把功夫花在手机外面,拍摄前要做的功课更仔细,做的更认真,做的更彻底。”


林添福的“逆道而行”


林添福是一位特别乐于分享的摄影师。


交流过程中,他乐此不疲地与我们分享他拍摄过的作品,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组名为《炼石》的作品。


“在我来讲,我有个观念叫逆向思考。大家这么想,我却偏偏不那么想,逆道而行,这是我创作一直以来的一个根本所在。


比如说很多人喜欢在阳光下拍摄,而我却不喜欢,我认为大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大太阳下面一清二白,没有什么好创作的,但是在没有太阳的时候,却有很多东西可以去探索。


很多人觉得拍摄石头这种质感的东西应该用相机来拍,但是我偏要用手机来表现。很多人觉得应该在太阳下拍,色彩会比较饱和,但是我反而是在阴天或下雨天来拍,因为宇宙中最强大的光源就是太阳,太阳统治力太强,比如我们讲沙漠,沙漠中的沙子是有颜色的,但是太阳下的沙漠都是金黄色的,只有一种颜色,因为它本身的色彩被太阳给压掉了。


那同样的道理,这些石头在出太阳的时候就拍不出那么丰富的颜色,因为所有的颜色会被同化,最后都会变成土黄色。这是一个思维的问题,很多时候看你怎样去面对这个论述。”


“为什么叫创作,创作就是创新,突破原来的思维。我在做很多创新时,会先去思考要表现的作品应该怎么去拍,跟别的作品有什么不一样,出发点有什么不一样,要先有个基础,而不是说用手机漫无目的去扫街。当然扫街也有目标,你要表现什么,你的诉求是什么,这些都一样要有很严谨的概念。我从来不相信会有‘撞到’的作品,你平常没有去观察去思索的话,就算它在你面前你都不会发现它的存在。就像这组《炼石》,在台湾没有人去拍过,石头在那已经存在了几千几万年,但是摄影只发展了百来年,却没有人去拍过。”


越来越多的人喜欢用手机作为影像创作的一个手段或者方式,因为手机拍摄门槛低,受众范围高,对拍摄者也不会带来太大压力,所以目前呈现出一派繁荣景象,我们已经进入全民手机摄影时代。


但是谁都不敢断定,在几十年后手机摄影还会不会繁荣下去,就像最早使用胶片拍,后来是数码相机,现在是手机。创作的工具在变,但最根本的影像创作思维是不会变的,最后还是在表现创作思维、创作理念和精神上面。


不管怎样变迁,人类对影像的追求是永恒的,影像的传承也应该一直保持下去。



百度作为大理国际摄影会的战略合作伙伴 将全程提供“互联网+”技术支持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