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邀请展

失色

赵晋龙摄影作品

策展机构:观看艺术空间
策展人:牛恒立
摄影师:赵晋龙

褪去华丽,静思
                        牛恒立
都市喧嚣,社会纷繁,工业文明在大量消解着自然,同时也留下了痕迹,甚至是“残骸“。
赵晋龙先生作为一个职业摄影艺术家,他血液里流淌着军人的刚毅。他放弃安逸,骑着 “马儿”,带着他的810大画幅设备,远离色彩缤纷的城市,走向荒野,去寻找那些“人定胜天”的工业“遗迹“。
他是浪漫的,他像一个牧马人,游荡在自己的草原。在他的心中,这不是控诉,也不是申告。在人类对自然的“征服“面前,他静思,并期望用作品引发思考。
城市的色彩已经太过纷杂,让人眼花缭乱。也许,只有褪去了表面的华丽,我们才能直面自我,还有过去。


失色—无寂的荒野

                           赵晋龙

色,日光照射物体形成反射,投到视网膜而产生的印象。当这种自然现象加入了人的主观意识之后,便有了多种表达感受、阐释疑惑的路径。绚丽预示着多彩缤纷,如果失去色彩,原有的绚丽转而化为单一的灰色时,也就意味着事物的发展在向另一端倾斜。
工业时代的来临,使农耕文明的劳动手段黯然失色,新旧模式的更替转化速度超出了人类的预知,享受丰富的物质生活成了当今这个时代的主流,为满足膨胀的欲望,大量旧工业装置被漠视、淘汰、废弃,取而代之的是更多更大的工业装置,并在不断地循环。
荒野原本是一种纯粹的自然形态,但是,这时的荒野已不仅仅存在于自然形态的范畴,令人望而生畏之的,人类的入侵,熙熙攘攘的人流踏破了那份寂静,同时又凭添了许多并非原始而又的确是新自然中的荒野。
面对这一切我们凝视思考,对物质的极度消费,造成了自然荒野的快速消解,造就了新荒野的疯狂出现,也使人类本性贪婪的一面失去抑止,这似乎是我们这个时代无法回避的代价。
但是,视觉在意识的左右之下介入其中并选择截取一个剖面,重新赋予它一种品质,一种敬畏之心,那么荒野的个性有可能复活,自由伴随着各种媒介上演着一幕幕祭奠仪式,去重新构建废弃之物的内涵。然而能否觉醒,我们不得而知。喻之、疑之、论之……总而言之,色彩可以褪去,物华可以不显,它们终将会消失在荒野尘埃中,这不是结束,而是轮回。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