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邀请展

半岛

荆宏摄影作品

摄影师:荆宏

从朝鲜之北的罗先,到韩国之南的釜山、济州岛,我走过半岛的许多地方。6年间,我四入朝鲜、五赴韩国。

每一次出入朝鲜或韩国,我都要在内心重拨“时针”与“分针”。横亘在南北之间的,不只是北纬38度线,更是一个巨大的“时间差”。北边的时针,还停滞在冷战时代;南边则弥漫着咖啡的香味,进入后冷战时代。

在朝鲜,眼神总是戒备的、紧张的。无论目光如何相遇,对方总有被窥的忧虑、恐惧。坦克和枪——孩子玩的和大人玩的,都是冷战时代的武器。公开的友谊是同性的,手拉着手、促膝并肩,纯洁如战友或兄弟姐妹。从领袖雕像下列队走过,神情却有点迷失,大人们东张西望,孩子们打着的红旗不整。跳集体舞的人啊,你在出神地想什么?只有游泳男孩全神贯注,他腰板挺直,用不了太久就会成为一名军人。曾经以为这一切源于物质匮乏,但墙上的平板电视、路上行人用的智能手机——让我想到:思维停留在充满阵营对立意识的冷战时代,物质怎样变化都只是外壳。

韩国则属于另一个“时段”,有着商业文化、选举文化、消费文化……在街头和海边随手拍下的老人合影、少年合影,都充满喜感。商业街上充溢对味觉和视觉的诱惑,有人在给冰激淩做流动广告。选举之夜,总统候选人被热情簇拥,追随者露出满足笑容。首尔光化门外的朝鲜王朝“世宗大王”李祹的雕像下,仿佛一个自由广场,有反萨德的,有支持朴槿惠的,有舞动星条旗的——美韩关系的确密切。但韩国真的走出冷战时代了吗?许多细节提醒我:战争并未远去。仁川与首尔几乎“同城”,但在公共卫生间的小便池上,贴着防谍警示和报警电话。仁川登陆点已经是游乐场,也有海滩浴场,同样也贴着防谍告示。三八线附近的海岸线,绵延着铁丝网。韩国江陵的阳光邮轮度假酒店是世界知名的旅游胜地,然而在黎明时分,在迷人的海滩上,既聚集着等待日出的游人,也走过荷枪实弹的大兵。对于战争的小心翼翼的防备,穿插在享乐主义气氛里。

游走于半岛,常常想:被割裂的,除了空间还有什么?联结纽带,除了民族还有什么?渐渐发觉,这仿佛《勇敢者的游戏》里的魔幻棋,下棋人不小心落入了不同的游戏“时间”。一个徘徊在冷战时代,困于冷战思维;另一个进入后冷战时代,但未能摆脱战争纠结。这盘棋将如何继续,且看游戏“时间”的变化吧。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