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报名展

白马藏族人家

成兰英摄影作品

摄影师:成兰英

刚会走就想跑是贬义词,用在成兰英的身上就有了不一样的含义。她已经不需要更多的赞美,身为西南科技大学的副教授、遗传学博士、中国生物物理学会会员、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植物学学科项目评议专家,仅凭这一连串闪着光亮的身份,足以证明她在科学领域取得的成就。但她在即将退休之际,又拿起相机,一头扎进川北、 陇南的深山里,全神贯注于一个历史上曾被遗忘的白马藏族,用钻研生命科学的精神,拍摄了一系列反映白马藏族人生活现状的人文纪实作品,她甫一出道就是一路迅跑,这些成果距她初学摄影仅用了2年时间。

成兰英涉足摄影未深即将目光转向更具社会意义的人文纪实摄影,其难度不言而喻。人文纪实摄影需要摄影者有清醒的认识和深刻的理解,需要有高度的社会责任感,敏锐的洞察力和社会价值观。这对成兰英而言,与她终日在显微镜下观察生命形态的思维方式有着异曲同工的相似,因此换一种观察方式去探求事物的本质也就成了她选择人文纪实摄影的初始动力。

她在镜头里力图展现一个民族的生存方式,一个民族的喜乐哀怒,一个至今保留着古朴的、原始的民族文化和独具特色的奇异风俗。

白马藏族仅仅分布在川北、 陇南一代的穷乡僻壤,现存人口约一万八千人,他们以农耕、畜牧、狩猎、采集为生。他们的习俗、传统以及生存状况鲜为人知。这是一个历史上曾被遗忘,如今又被现代社会鲜知的少数民族。成兰英摄影伊始即爱之情深的切入主题,在她名为“白马藏族人家”组照里,既有白马人信奉藏传佛教的原始崇拜,古扑、神秘的“面具舞”这一源远流长的文化历史,又有在母亲背上酣睡的孩子表现白马人生生不息的顽强精神;有白马人性情豪放,能歌善舞的风俗习性,又有白马人五彩斑斓,艳丽夺目的民族服装服饰。有白马人原始、古朴的民族文化,勤劳勇敢的性格,又有白马人对未来的憧憬和幸福的渴望。作品从多角度、多层次进行阐述开掘,把她心中所想,眼中所看,凝结为影像艺术的瞬间,而这一切都源于她对作为社会见证者的人文纪实摄影的理解,源于对社会科学领域的探寻与追求的精神。画家陈逸飞曾画了一幅周庄的双桥,周庄因此在世界迅速闻名,这是优秀的文艺作品具有的认识、传播、宣传的社会功能使然。成兰英“白马藏族人家”里的故事虽然不那么色彩斑斓,但因紧接地气而显得真实可信。相信她的作品展出之后,会引起更多的人关注白马藏族的现状。

她的镜头前是芸芸众生、大千世界,镜头后则是一双善于思索,勇于创新的眼睛。

人文纪实摄影需要自身的修养,需要有一定程度的文化素养,要有对视觉形象的敏感,对选择对象的敏感,对把握最佳时机的敏感。一张真实的照片,往往展现出的是历史,这样的作品才有力量。成兰英本身具有较高的文化素质,因此能很快理解人文纪实摄影的内涵。她把人物场景摄影作为人文纪实摄影的一种有效手段,把人物置于情节场景中,人物的形象刻画与故事情节并重,她驾轻就熟,准确老道的运用给人印象深刻。她在作品里环境交代的十分清晰,或云雾遮绕的重重山峦,或木制的藏区风格的精致房屋,或猎猎作响随风飘扬的风马旗。在这些具有鲜明地域色彩的场景中,穿着各色布料绘制的镶花袍裙的男人,毡帽插雄鸡白色尾羽的老妇,身着传统服装跳着民族舞蹈的白马藏族村民们,显得色彩斑斓、真实丰满。使读者产生对生活这样环境中的民族的浓厚兴趣,相信只有这样的环境才会产生这样的民族,一方水土养育一方人民。他的作品既有认识、记录的作用,又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

她在创作过程中,善于使用广角镜头,将更多的视觉元素纳入画面,成为她作品的特点。在“白马藏族人家”组照的图1中,因使用广角镜加强了景深范围,画面的前景与后景都处在有效的清晰范围内,增强了前后景的透视关系,藏传佛教护法神灵的形象十分夺目,具有强烈的视觉冲击力。图8、图10都与广角镜的使用有关,突出了人物的视觉比重,画面产生多层次造型效果而更具张力,这是成兰英在人物场景摄影中悟出的窍门之一。

成兰英的场景人物摄影属于摆拍,但我们并没感到画面呆板和人物僵化。她讲究人物的神态、动作以及人物之间的配合和互动。图5显然是白马人在表演一种与民族风俗有关的舞蹈,舞蹈人诙谐夸张的动作,引得观看的村民笑的前仰后合,十分生动有趣。图3画面中的白马人蹲着和小猫近在咫尺的对视,不仅有趣还带给人想象的空间。图7襁褓中的孩子在妈妈的背上安详的酣睡,妈妈的后背就是孩子成长的摇篮,她背负的是白马人未来的希望,图片的寓意十分明显。图9一位漂亮的白马姑娘,对他们生活中离不开的骏马充满了爱怜,而这种爱怜也是通过喂马的行为表现出来。图2、图4、图6、图8这些人物显然是作者刻意安排的,从他们独特的民族服装上,从他们饱经风霜的脸上,我们可以感觉到他们的身上一定都有感人故事。这是她创作的一种方式,反映了人类生存的某种现象,也反映了她的艺术水准,有烘托主题或直接帮助表达主题的作用。根据自己的设想,创设一定的环境,设计一定的情节,让被拍摄者表演,最后由作者拍摄完成的过程。

她敢于对画面进行大胆裁切,显示出对画面超强的把控能力,例如“白马藏族人家”的图5,画面中的主要表演者的头部被剪切了很大一部分,这在一般作品中是个大忌,但经过她的剪裁,人物反而更突出了,表达更清晰了。这不是一朝一夕的功夫,与她的文化素养,深谙摄影理论有关。新学摄影的人很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就是贪心,想把眼前所有的东西都拍下来,但这样往往令你的照片欠缺一个明确的主题,或者显得过于杂乱,反而失去了所表达故事的意义。相反的,可以试试把场景尽量简单化,只拍一些真正有意义的东西,去掉多余或不相关的元素,你会发觉照片的主题会更突出。
人文纪实摄影的价值存在于对历史的记录和保存作用,具有作为社会见证者独一无二的资格。成兰英的镜头收入的是白马藏族的今生往昔,她依靠影像说话,用形象解释,记录一个少数民族的生活现状。对于仅学了两年摄影的新人已经难能可贵了,更何况我们在她的作品里看到勤奋、执着、探寻,和深刻的思考。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