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相关内容

影会在线丨更远的景,高中生的摄影力量

「远景」本是摄影专业的一个术语,指拍摄中用非常远的拍摄距离,使得人物在画面中所占比例较小,能更宏观的观察现场场景。五年前,我们用这样一个专业名词当做我们创办的摄影培训班的名字,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希望「远景」不仅是一所摄影启蒙的培训机构,而且能帮助学生站在更广的角度,让他们都能看到更远、更美的景色。


策展人:范顺赞、靳灿朋、秦浩然


摄影师:陈渊博、俞诗婕、季品璋、秦浩然、张雨杭、胡俊港、朱露晗、胡兆玮、黄钰文、沈旸旸、黄泽杰、金朝拓、李洁莉、蔡缘之、张洁


策展人语:

「远景」本是摄影专业的一个术语,指拍摄中用非常远的拍摄距离,使得人物在画面中所占比例较小,能更宏观的观察现场场景。五年前,我们用这样一个专业名词当做我们创办的摄影培训班的名字,从那一刻开始,我们希望「远景」不仅是一所摄影启蒙的培训机构,而且能帮助学生站在更广的角度,让他们都能看到更远、更美的景色。

 

今年,是远景摄影由范顺赞、靳灿朋创办的第五年,在这五年里我们帮助一批又一批有梦想的同学,脚踏实地,越来越靠近自己的理想,他们中有的就读于中国传媒大学摄影专业,有的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图片摄影专业,有的就读于浙江传媒学院摄影专业。虽然身处之地不同,但是他们都曾在远景摄影。

 

「聚似一团火、散若满天星」

经过五年的积累,半年的策划,三个月的制作,现在就让这份诚意满满的摄影展览呈现在各位观众的面前,在摄影展上接受各位专业人士的指导、批评!


联合策展人:范顺赞+靳灿朋+秦浩然

展场:垒翠园A2展区

参展摄影师(15人): 陈渊博,俞诗婕,季品璋,秦浩然,张雨杭,胡俊港,朱露晗,胡兆玮,黄钰文,姚雨婷,黄泽杰,金朝拓,李洁莉,蔡缘之,张  洁


《七宗罪》


摄影:陈渊博(1996年出生,浙江省温州人)

这是大二时候的商业创作作业,我所考虑的是服装与七宗罪的结合。服装装扮着人的外表,同时也映照出一个人内心。

贪婪:路易十六的夫人,因为贪婪的行为残害百姓。

暴力:内心的暴力,即使是良药也无法治愈。

傲慢:源于伊索寓言的傲慢的乌鸦。

嫉妒:双胞胎一样的女孩,本来应该是很好的一对姐妹。

懒惰:在鱼缸的世界里,躲起来,什么都不想知道。

色欲: kiss my pussy,蝴蝶兰的意向。

暴食:一个以嘴代替眼睛的世界。


《高中生》

摄影:蔡缘之(1998年出生于,浙江温州人)


以往关于高中生的作品大多是压抑的,但我觉得在我的高中生活中,除了繁重的学业,还有美好的他们。


《382》

摄影:胡俊港(1999年出生,浙江金华永康人)

追寻梦想的道路是艰辛的,带着小城市人在面对大城市人种种复杂的心情,我乘上前往杭州的汽车,382是这辆车所停靠的车位号码,是这辆车的终点也是我梦想的起点。

在这座城市里,无论是外在的建筑还是内在的气息给我带来的冲击无疑是巨大的,这个地方给我的压力让我忍不住想要逃离这里。然而现实却是,我必须待在这里,因为这是我追寻梦想的必经之路。

所以我只能在追寻理想的道路上默默忍受着现实给我带来的无奈。

既然改变不了外界便只能进行自我调节,于是有一段时间我会在午夜出门,带上相机,在无人的街道上肆意拍摄,在释放内心压抑情绪的同时也找到了对这座城市的一种截然不同感受。



《芒种》


摄影:胡兆玮(1994年出生,浙江杭州人)+余柯烨

作品起始于一次在海盐地区的游玩。对当地繁复的地势和生态文化报有的强烈兴趣促使我们在作品中开展了一次对海盐地区的地理式的考察,通过不同地区不同的地形与生态景观的拍摄和地图上详细地理位置的标注进行并置,在地理考察的同时也介入了对当地文化,民俗和传说等方面。同时在项目进行的过程中,我们也概括出了一种具有地区性的反复泛滥的情绪,一种在已完成和未完成中间徘徊不已的基调,一种在开发前进缺又仿佛停滞禁锢在时间瞬息之中的观景。


《There is no space》

摄影:黄钰文(1997年出生,河南郑州人)

人跟城市一样有诞生和毁灭,在两者之间被塞入各种事物。《There is no space》用一系列影像和行为再现了这一过程,试图探讨生存空间对人内心和思维的影响。

以前看过的一部电影中,主人公的身体里被迫挤进好几个灵魂,多个意识争夺着对躯体的主导权,他(们)发狂地喊着“there is no space there is no space”,后来发现,这就是现在我们的状态,外部的环境和内部挣扎。


《狄奥尼索斯之歌》



摄影:黄泽杰(1999年出生,浙江杭州人)

作品集的名字叫狄奥尼索斯之歌(Dithyramb 译为:酒神赞歌)狄奥尼索斯是古希腊的酒神。他象征着自由  开放 热情,但我的作品集所要表达的恰恰相反是给人一种压抑,不舒服的感觉。这么做一方面是为了对比更加突出我的作品集所想要表达的意思,另一方面是想通过歌颂酒神来表达我向往自由,追求无拘无束生活的愿望。

会这么想是因为现在高三生活太累,太压抑,但只能通过考上理想的大学来结束这一切。我想要摆脱这样的束缚和生活,所以我结合我现在已学的知识,创作了这个作品集。 而现在我完成了我的理想第一步,考上了浙江传媒学院。


《半年》

摄影:季品璋(1994年出生,浙江温州人)

人总会情不自禁的记录下那些自己生命中不常见的画面。这短暂的半年我按下的快门不多,但这些画面对我来说都是特殊的意义。


《自由》


摄影:金朝拓(1999年出生,浙江温州人)

小时候常常想着窗外的风景 

要是住在海边多好 

要是住在山上多好    

这些房间里的照片仿佛坐落在海洋的交界处 

你似乎都可以闻到海风吹过窗户 

又好像在优胜美地国家公园 

你几乎可以听到鸟啼、狼嚎 

在漆黑的房间里 

回到了安塞尔亚当斯的夜中 

你可以打开窗户看黄山的日出 

你可以推开房门 

踏进海里  

摄影是一个造梦的过程 

可以把梦境带到现实 

也可以从真实的世界里获得解放

卢梭云 

人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




《花季里》


摄影:李洁莉(1998年出生,浙江温州人)

花季是处于孩童与成人之间交界的年龄。

《花季里》是一组扫描仪作品,扫描仪的形式打破了传统摄影取向的常规,以往的扫描仪作品都是以完全抽象的形式去表达摄影者的思想,而我是运用现实中的物品加以扫描仪本身的特质进行创造,表达我对花季的观念。

花季应是粉色,我的花季是容纳在暗夜里的。扫描仪里,面具、玩偶、花叶、迷你服装等都是伴随我成长的玩物,花不用凋零新生,叶不属于任何品种,这是时间的定格。花季期迷茫,思绪包笼万物。自我蒙蔽、自以为是的梦想、冲动叛逆的态度、倾倒的是非观、极端的情绪化...准确来说,这是我的花季。植物光合作用可以再生花,工厂的模具可以再套出一个橡胶娃娃,人类的花季一旦过去就不可以从头再来。

花季的过去,又是新季的开始。


《边境》


摄影:秦浩然(1994年出生于,安徽宿州人)

这组作品的创作起因是因为我对GFW的愤怒,但是经过日积月累的探索,我对它的功能和状态的观点发生了一些转变。在日常上网过程中,我们由于GFW的的存在,互联网世界被硬生生的划为了内网与外网这两个存在。由于我掌握了可以无限翻墙的技术,我不断游走在中国互联网的边境,寻找各种敏感、独立的信息。

 这一次我找到了一个支点,便是国外互联网上使用非常频繁的谷歌地图,而谷歌的全系服务在中国都是被封锁的,这样的反差正是我所希望表达的工具。我用谷歌地图沿着中国的边境线游走,发现每一条线路最终的终点都指向了中国,因为世界上仅有两个国家拒绝谷歌以及谷歌街景。于是我在谷歌地图中把镜头对准中国大陆,然后用大画幅翻拍投影的方式获得高质量的影像,最终为了更好的图片质量和现场氛围感,我将会使用巨幅灯箱片展示。这样可以给观众带来无边无际,掺杂着真实与虚假的既视感。

 我在不断自我审视这组作品和我的观点,逐渐产生了不确定感。我想这也是我这组作品的意义,它不断的自发的提醒着观众,我们一直处于一种「之间的状态」,介于确定与不确定之间,介于观点的交错之间,介于文化的转折点之间,介于互联网虚拟与现实之间。

 作品起名《边境》有几个原因,第一是我希望游走在摄影与其他媒介的边界中,第二是因为事实意义国家之间的边境,第三是因为不同的异域文化之间交错,与中华文化的边境,第三是因为这也是中国互联网的边境与国外互联网的边境。这些照片是互联网与真实世界的边界,是国家之间的边界,是不同文化之间的边界,是摄影与其他艺术门类之间的边界状态,是中国互联网与国外互联网的边界,最终,通过近似风光的沙龙照片来表现,也是不同风格交错之后的边界。 


《思镜湖》


摄影:俞诗婕(1996年出生,浙江杭州人)


《旧事重提》

摄影:张洁 (1994年出生,浙江台州人)

我们每个人都在感情中受到过伤,或者在某一个不知道的时刻伤害了别人。在我们这个年纪总会放不下一些人,可能只是因为不甘心,最后怀念一次就忘了吧,谢谢你从我的全世界路过。回头看看一直陪在自己身边的人,我在终点等你。



《花,玫瑰,木马》


摄影:张雨杭(1997年出生,浙江杭州人)



《死水》



摄影:朱露晗(1999年出生,浙江绍兴人)

我们在这个城市里飘飘荡荡 

我们在钢筋水泥墙的高楼大厦中穿行奔走 

我每天在寝室教室不足一千米的距离里度过了一年两年 

我们尽力的在别人的面前表现出我的乐观积极向上 

殊不知我们在被子里掩埋了最痛的眼泪最痛的秘密 

我从小就不会游泳 

第一次下水的体验是小区公园连接的曹娥江的支流 

爸爸把我推下水 

水一点点漫过我的头 

水的密度压缩下的无法呼吸 

鼻腔里的水一点点倒灌 

我想挣扎 

我想挣脱 

我没有地方可以让我去扶 

没有人可以让我依靠 

水的形状和我另一组互文作品里绳子都是同一种事物 

他们可以因为人为的力变成各种形状 

柔软 

看起来柔者 

实为刚者 

我们在水中渺小无处生根无处生长 

绳子一圈圈的束缚让人无处逃生 

北岛的诗《生活》——网 

网住我们的思想我们的脚步我们的生活 

我让不会游泳的自己在不足一米的浴缸里 

狭窄的环境窒息的空气 

水是我是多年来认为最能体现压抑衬托情绪大爆炸的直观事务 

我用水下相机拍摄了我自己在水中溺水的视频 

恐惧紧张挣脱正是我生活在这时现实世界里最想表达的却不能展示的在内心最深处的负面情绪 

我不给作品加题目因为我认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负面情绪而我想让所有人在这组情绪爆炸的手工书中找到自己最初的感受和共鸣



-THE END-



天泰·大理十畝作为大理国际影会的首席战略合作伙伴

2017大理国际影会独立展区

更多精彩,尽在天泰·大理十畝



努比亚作为大理国际影会手机品牌首席战略合作伙伴

将全程助力影会开展




旅游无界作为大理国际影官方指定旅行社

扫描二维码,更多惊喜在等你



百度作为大理国际影会的战略合作伙伴

将全程提供“互联网+”技术支持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