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努比亚公益大讲堂:David Bate 讲述当代摄影

大理国际影会新闻部8月20日消息,David Bate受努比亚公益大讲堂之邀于2017年8月20日17点在大理古城垒翠园展区开展了“当代摄影”的讲座。

大理国际影会新闻部8月20日消息,David Bate受努比亚公益大讲堂之邀于2017年8月20日17点在大理古城垒翠园展区开展了“当代摄影”的讲座。

David Bate 视觉艺术家、作家、英国伦敦威斯敏斯特大学教授。他以在摄影、艺术和前卫文化方面的独到理解而闻名于世,他是90年代第一位尝试数码摄影的英国摄影艺术家,并于1992年创作了系列作品《European Letter》,在新的数字现实主义中创造了一种陌生感,并考虑了苏联解体后“新欧洲”之间的关系,他的摄影作品被公认为是先锋派与超现实主义美学代表。


David Bate的讲座从当代和现代两个来讨论摄影与生活错综复杂的关系。第一种是研究、写作和摄影的实践方法,当代摄影从我们对摄影的理解中产生、影响和批判。第二种当代摄影是把摄影视为技术形式和相关的图像,作为社会中的一种变革力量。此外David Bate讲到当代摄影与现代摄影本身是一个很难区分的概念,摄影不能断章取义,割裂历史与现下生活的联系,大讲特讲形而上的理论而忽视掉日久弥坚的实际操作。


在讲座的尾声,有认真的观众向David Bate请教了“在当代摄影中到底何为关键性思维。“David Bate从纪实、肖像、景观、静物、艺术与全球摄影等方面搭配许多古今摄影作品案例向听众作出了详细说明。

 

对话大师David Bate

Q:这是否是您第一次来到大理?

A:对,这是我第一次来到除了香港以外的中国大陆地区。

Q:您认为大理是个怎么样的地方?

A:大理是个很美的小城,中国的北京、上海这些城市非常有名,但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大理。有美丽的风景和好吃的食物。

Q:如果您要进行摄影创作的话,您会为大理赋予怎样的主题?

A:这是一个很宽的问题……我在大理期间在尝试拍摄一些照片,大部分是关于我在这里的经历与见闻。我是一个游客,但是我在有意识地避免拍出一些“游客照”。我去了三个景点,去游客去的地方,做游客做的事,然而我对于当地人的普通生活更感兴趣。这个城市周围人们的生活很有趣,骑自行车的、在汽车上的……也许听上去很无趣,但是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这些小的组成部分都是生活。人们吃东西,吃什么,怎么吃,感觉自己像个辩证的观察者。

Q:您曾经提到“摄影作品的语法”,对您来说摄影的技巧和创作的感觉哪一个更重要?

A:我认为创作的感觉显得更重要一些。现在用自动的相机拍照变得非常简单,你给十个人相同的相机,但也许只有一两个人能拍出有意思的照片。更多的在于如何操作照相机,如何思考,尽管相机很大程度上是自动的。另外,人们如何欣赏照片也是不同的,这也使得照片本身极富魅力,欣赏始终是主观的。

Q:您是指一千个人眼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吗?

A:对于更多的摄影师来说,是的。大家去吃同一顿饭,拍照,照片都不尽相同。并不只是因为他们坐的位置不同,更多的是在于当他们拍照时,他们看到了什么,以及他们认为自己看到了什么。

Q:那您如何定义您所谓的“摄影语法”?

A:“语法”的意图在于思考组织照片过程中的次序。照片以时间顺序组建起来,专业的摄影者并不必然按照时间顺序来组织摄影。他们用怎样的逻辑来思考摄影,逻辑如何运作。我们可以从电影的角度来看这个问题,因为时间顺序会应用到电影的制作上;然而反观照片,与电影又有很大不同。我们在组织电影时需要不一样的次序,“语法”就是指不同的思考方式。我不确定它有多有效,我这样来思考,但是就像语言,你们有不一样的语言系统,所以我想,不一样的语言下也会有不一样的照片。让我感兴趣的是“语法”如何影响不同文化环境下的人看待相同的照片,举例来说,日本的书翻页与我们是相反的,在欧洲我们认为是正面的,对日本人来说却是反面,在欣赏图册时他们会以逆顺序来看。而当次序很关键时,他会影响到你如何看待这些图片,古典主义的或蒙太奇式的,尽管很简单,却很关键。所以对我来说我会建立这样的思维方式,将图片的转化为理论。

                                                                          撰稿:夏书言  高锐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