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影会专访:吕良远——摄影作品的“超级奶爸”

吕良远是中国台湾著名摄影家、收藏家,台北摄影节发起人之一。在台湾摄影界,被称作“影像魔术师”、“影像阴阳师”、“影像收藏家”、“影像大家”。


吕良远是中国台湾著名摄影家、收藏家,台北摄影节发起人之一。在台湾摄影界,被称作“影像魔术师”、“影像阴阳师”、“影像收藏家”、“影像大家”。

 


在本届大理国际影会期间在大理古城床单厂画廊展展区,吕良远作为良远艺术空间的策展人为摄影爱好者们带来了《二十世纪摄影名家典藏作品》、《吕良远摄影作品》、《江思贤摄影作品》三个展览。通过三个展览中我们也领略到一位多面性摄影艺术家的魅力。

 

“作品的大气场要出来”

在大理古城床单厂画廊展展区见到台湾摄影大师吕良远时,他正埋头书写着展览作品标签,然后抬起眼镜看着标签沉思一会。

 

自第一届大理国际影会起,作为大理影会的老朋友吕良远每届都会带作品参展,这却是吕良远第一次在大理国际影会上展出自己的摄影作品,他很少提及自己的作品。总是将江思贤的作品挂在嘴上:“江思贤老师是一位非常棒的摄影师,这次带来的这个大系列已经拍摄了十几年了,他将之前的记者、商业广告摄影所有工作辞掉,完全投身于摄影创作中,虽然像苦行僧一样苦,但是他的创作能量非常‘可怕’。”

 

他这次带了江思贤的摄影作品《妙境》13幅作品每一幅都留了很大的空间,就是希望观众们能感受到作品本身强大的能量。

江思贤 妙境 no.01 2014

 

江思贤 妙境no.02  2014

 

“藏品都是我的女儿”

在谈及到此次参展的《二十世纪摄影名家典藏作品》时,他流露出慈父般的神情:“这里每一张都要有二十七、八岁了,有他们本身的沉淀在其中。我收藏就像养女儿,要关心她爱护她,她要是发霉、褪色那就是没有照顾好她。收藏的作品都要18年之后才会出去,一些藏品被收走了,那是我割爱将女儿割出去了,我会在适当的时候做一段好姻缘,要为她们找到好婆家,让她们把这么多年沉淀下来的故事讲给更多人听。”

 

作为一个收藏家他对藏品倾注的是父亲般的爱,但又与大部分父亲一样,他会尽自己所能为“女儿们”撑起一片天,让珍贵的藏品发挥出更大的艺术价值。

“收藏的艺术品不属于个人,是属于全社会的财富,我只是暂时的保管者而已。”


Willam Wegman(威廉.韦格曼):L1300637

~一生以宠物威玛猎犬为模特儿的专家

Fay Ray (菲雷)1989

 

Imogen Cunningham(意无尽.康宁汉):L1300632

~F64成员中 唯一的女性

Self-portrait (自拍照)1974拍,1982制作

 

“积累失败才有好的经验”

吕良远在摄影的道路上一直抱持初心,他说“摄影是过去与未来的一个节点”,为了达到自己满意的效果,从拍照到放大照片到裱褙到装框,贯穿展览台前幕后全部工作都是他一个人亲力亲为。对于他的多面性大家都说“吕良远学什么像什么,做什么像什么”。

 

他的一生充满着传奇色彩,可他却称自己是一个失败者:“人是因为有年龄才有经验,不断错误的积累、积累才会变成好的经验。”翻开两本厚厚的码得整整齐齐的资料,其中详细地记录了他多年来研究、创作、收藏的点点滴滴,这些让很多人望其项背的成就在他看来都是错误的积累。正是这一份温和谦逊让他能够在摄影创作、研究上不断前进成为让众多摄影作品重生的“影像魔术师”。

吕良远

盘古 no.02


吕良远

千山万壑泉源滚滚

 

吕良远

少女的祈祷

 

 

 

 

 

跟着“黑白讲”学道理

吕良远曾在台湾大学、世新大学任教,他笑称自己是“黑白讲”(台语:黑白颠倒)的老师。但与吕老师1个多小时的谈话中,能从他的身上获益良多,他的严谨认真、他的温和谦逊、和豁达的人生态度都是宝贵的财富。

“我只是一个替摄影穿衣服的人”

 

 

本文摄影作品均由吕良远提供

记者:黄新迪

摄影:李红艳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