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手艺人”郝远征:用深情对焦

郝远征是新华社高级记者,也是国家一级摄影师,他曾为多位国家领导人以及不同领域的名人大师拍摄过肖像。


8月22日10点30,努比亚公益大讲堂第十场在大理国际影会垒翠园大殿举行,此次讲座的主讲人是著名摄影师郝远征,此次他的讲座主题是“用深情、善意,用好心拍摄人物肖像。”


郝远征是新华社高级记者,也是国家一级摄影师,他曾为多位国家领导人以及不同领域的名人大师拍摄过肖像。

新华社高级图片编辑陈小波为此次讲座的主持人,她用一段自己对郝远征的评价来开场,她说:“无论拍摄对象是谁,郝老师都是以一颗非常善良的心在拍摄。”

郝远征首先抛出一个问题“谁让大师成为大师?”,而他的回答是“人民”,例如焦波拍摄的《俺爹俺娘》,王玉文所拍摄的东北大工业景观……在他看来,这些摄影家在拍摄一方的土地和人民时,都怀着感恩的心。

随后,郝远征和听观众们分享了一组影响世界的照片,包括世界著名的摄影作品《饥饿的苏丹》《胜利之吻》《流浪的母亲》《枪炮与鲜花》等。在他看来,好的照片是充满了人性而能让人产生共鸣的,他说:“你不光是一个记者,你首先是一个人。”


  

除此之外,郝远征还带来了许多自己的作品,包括一组他为全国劳模所拍摄的肖像,以及他在本次大理国际影展中展出的作品《南京大屠杀幸存者影像》,他讲述了他在拍摄这些肖像时的故事,他说:“拍肖像,酸甜苦辣,喜怒哀乐都要表现。”



同时,郝远征也讲解了他在拍摄人像时的许多技巧,他称自己是个“手艺人”。他十分注重光的运用,在他眼里,光是摄影的灵魂和血液,像光和影一样,“万物之间必有主次”。

最后,他还谈到了摄影学习和类型,他不排斥模仿,相反,他觉得多看和模仿是形成自己风格的第一步。

 

以下是DIPE对郝远征的采访:



您曾经说过“相比起新闻摄影和艺术摄影,人像摄影显得有些寂寂无闻”,那人像摄影有着什么样的魅力让您坚持干了十多年哪?

我在新华社工作,新华社摄影史就是拍人像摄影,我开始是拍广告摄影的,所以我对光线的把握比较成熟,这对我后来的人像摄影帮助很大。之后我被新华社调到了人像摄影室,我也就一直坚持下来了,不管是哪种门类的摄影,都必须要有人去做,既然做了就得做好。人像摄影既是我的责任,也是我的兴趣,一个人能把责任和兴趣有机得结合起来,才是最大的快乐。

 

您拍摄的马龙很让人印象深刻,您为什么不是拍摄他打乒乓球时的画面,而是说选择这种偏生活的方式来展现?

因为有太多人拍摄马龙打球的画面和影像了,但是他的生活方面的画面却很少,我体现的显得与众不同,才能从这些已有的相片中跳出来。

 

您在讲座中也提到,拍摄人物肖像不能一味的好,也不能一味地坏,在您的照片中怎样体现这种中立哪?

无论是名人大师还是普通人,他们的内心的活动,一瞬间的表达,都会在无意之中流露出来,这是关键,所以沟通很重要,拍摄前必须了解拍摄对象的基本状况,比如职业,这样才能激发他的真实的感情流露,这样拍出来的照片就是他最真实的一面。

 

您为什么总是能抓住那个决定性瞬间?

我有时候也抓不住,我有时展现的都是好的一面,没展现的都是我觉得不好的一面。这就像谈恋爱一样,需要长时间才能完全了解,刚开始谈恋爱说的都是优点,结了婚之后缺点才慢慢暴露出来。

 

您拍摄过这么多的名人大师,他们和您之前想象中的有不一样吗?

因为是些名人大师,没拍之前,会觉得他们不好接触,其实拍起来才发现很好接触。首先自己的心态要放好,虽然他们是名人大师或者领导人,但他们也是人。就像刘小波老师也说过的,无论多高的职位,都是以一个人出现,拍摄者也是人,和他们在人格上都是平等的,这样在拍摄时才会有信心。我不会很仰视,因为大家都是平常人,只有心态好了才能拍出好照片,如果吓得哆哆嗦嗦的,还怎么拍照片?

 

您为这么多的人拍摄过肖像,那这些肖像中您能挑出一张自己最满意的吗?

到现在还没有,可能永远不会有,我自己拍的东西我都不是很满意,我在努力做,争取成为大师,但是我其实不愿意成为“大师”。

 

 记者:张恬路

 摄影记者:王蓉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