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影会专访 | 致敬杨长福老人:照相就是我的一生

我只有拿起相机时,才是有精神的。——杨长福

 

杨长福先生从事影像已70余年,其足迹几乎遍及云南的名川大山、边疆山寨,定格了七彩云南的无数精彩瞬间,但其镜头始终聚焦的却是昆明。这位长者从上世界50年代就开始了对昆明的影像记录,他的一幅幅作品,勾勒出老昆明的岁月留痕、滇池的归帆远影,一街一巷,皆是触动心灵的风景。本届大理国际影会,杨长福先生带来《昆明记忆》系列作品,在大理下关天泰•大理十畝独立展区展出。

初见杨长福老人,是在8月19日傍晚时分,分展区的风景长廊上。一身正装,站得笔直,静静伫立在风景长廊边,抬着一台微单,默默地拍摄着远处的风景。看着杨老先生挺拔的站姿,端着相机毫不颤抖的手,我不敢相信,杨长福老人今年已经89岁了。

初见杨长福老先生

 

我走上前,向杨长福先生举了个躬,伸出右手,“您好,杨老师,我是大理国际影会新闻部的李斯琦,我想采访您请问可以吗?”老人慢慢地转过身来,弓着腰,伸出双手来握住我的右手,缓慢地用极大的声音说道:“您好您好,我是杨长福。我耳朵不好,你说话声音得大点。对不起啊。”我连忙说:“没事没事。”话刚说出口,才反应过来,老人刚刚才说过自己耳朵不好。


过了一会儿,工作人员通知所有嘉宾到餐厅用餐。我们搀着杨长福老先生去餐厅,一路上,老先生一直紧紧地抓着自己胸前的微单,嘴里不停嘟喃着:“我还没拍完,吃完饭(风景)就不一样了。”

当天晚宴有一个环节——“杨长福老人致敬仪式”,仪式上,广东天泰控股集团董事长刘克伟现场收藏了杨长福“昆明记忆”系列作品中的部分作品。

刘克伟先生收藏杨长福先生作品

 

晚宴结束已经是晚上9点,嘉宾们都纷纷离开了宴会厅。考虑到杨老先生的年龄和身体状况,我本以为我失去了这次采访机会。正准备走出会场时,杨老先生的女儿杨静女士找到我说:“杨老说有一个年轻的小姑娘说要采访他,不肯走,让我来找找看。是你吧?”


于是就这样,我获得了这次记录杨老心路历程的机会,得到了以下这些内容。

 

Q:您开始接触摄影是在什么时候?

A:上个世纪40年代,1945年,1948年开始玩小相机。

 

Q:那个时候相机应该是个很稀罕的物件,您怎么会接触到相机,开始摄影之路的呢?

A:我1945年从玉溪来到昆明,一开始在照相馆工作,照相就是我的职业。之后拍多了,就有很多机构找我帮他们拍一些图片,一些文物保护册、教科书上都可以见到我拍的照片。之后我做了很多摄影教育方面的培训,现在很多昆明有名的50、60岁的摄影家都是我的学生。

 

Q:您这次带来的作品叫《昆明记忆》,您为什么会对昆明情有独钟呢?

A:我的家乡是玉溪,但是我很早就来到昆明了,在昆明呆了70多年。昆明是我一直居住的地方,就像我的家一样。我当初是坐船来昆明的,所以我对滇池很有感情。你如果看我的照片可以发现,我拍滇池西面居多,是因为滇池西部比较高,视野比较好。

 

Q:您从影70多年,除了见证昆明的变化,您也见证了相机和镜头的变化,能谈谈您对胶片时代和数码时代更换的理解和感受吗?

A:以前用胶片相机,携带和冲洗都很不方便。现在变成数码了就方便多了,拍了就可以直接看,拍得不好还可以重新拍。但是我觉得,现在很多用数码相机拍照的人没有以前那样会想那么多了,拍照变得比较“随意”。

现在不是有很多人用手机拍照吗?我不会用,滑来滑去的不知道怎么操作,我就只用相机拍照。我现在拿不动单反了,就用微单进行拍摄,我觉得挺像以前我们用过的“傻瓜相机”(上个世纪对袖珍相机的俗称)挺像的。

 

Q:您现在在拍新的专题作品吗?

A:只要天气好,有点云彩,我就会出去拍昆明的河流、湿地、河道,现在已经拍了二十几条河道、二十多块湿地了,因为现在不注重环境保护,城市里的湿地越来越少了,我想多拍点。我现在还在拍关于城市建设的作品,金马碧鸡坊、东风东路等等,想和70多年前拍的照片放在一起,形成一个对比。

 

Q:您今年已经89岁的高龄了,您觉得您长寿的秘诀是什么呢?

A:我觉得就是因为照相。照相首先能让你运动起来,运动就让人更健康。其次,照相是个需要脑子的活,一直想着想着就能延迟大脑的衰退了。

杨长福先生《昆明记忆》系列作品


杨长福先生是摄影大师,是上个世纪摄影艺术的先锋军,是昆明两个世纪的见证者和记录者,但杨长福先生现在是一个老人。采访过程中,杨老先生因为年事已高,耳朵不太好,说话也比较模糊,但非常积极。我每提出一个问题,杨老先生都会很详细地回答,有些我没听懂的地方,杨老先生会一遍又一遍地重复。


杨老先生是一个没有一点架子的人,非常和蔼。和大多数老人一样,他喜欢讲述自己年轻时候的故事,渴望有人倾听,渴望有更多人能记住他。杨静女士(杨长福先生的女儿)向我们透露,虽然已经89岁高龄,杨老先生到现在还会自己一个人背着微单去拍摄昆明的湿地、河道等,家人因为担心老先生的体力不够,经常劝他,但老人说:“虽然我走得慢点,但是我只有拿起相机,我才觉得我有精神。”


杨长福老先生拍摄了很多很有意义的作品,《昆明记忆》《滇池情怀》等等,我们也给予了杨老先生很多的名号,“昆明摄影掌门人”、“昆明纪录者”.......但是在杨老心里,没有什么名号,也没有什么职位,他只是太喜欢摄影了。


撰稿:李思琪

排版:陈梦霏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