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影会专访 | 年轻人杨达

当杨达和观众分享自己的旅行视频《硝烟之外》时,他喜欢跟着音乐用脚打节拍。


从2012年开始摄影至今的6年间,杨达拿下寻找中国青年马格南摄影师优秀奖,西双版纳国际摄影展青年资助奖,签约法国Sipa图片社,完成了摄影作品《湄公河》,而其余两个摄影专题《印度,印度》以及《东时区》也正在拍摄中。


从十八岁开始到现在,杨达走过的三十多个国家,大部分是在中东、南亚和东南亚。他曾在某次媒体采访时提到,他最喜欢的歌是John Lennon的 《Imagine》,而这也似乎他的摄影作品暗暗扣合,不过大多数人想不到的是,这个有着强烈马格南风格的纪实摄影师是个出生于1993年的年轻人。

 

“我喜欢什么,我就选什么”


从《湄公河》到《印度,印度》,再到《东时区》,他把自己的选题经验总结为“我喜欢什么,我就选什么。”

故事要从《湄公河》说起。

杨达作品《湄公河》中的图片

 

从2015年12月开始,到2016年9月结束,9个月的时间,杨达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完整作品——《湄公河》的拍摄。《湄公河》的灵感来源于他在云南的旅行,拍摄过程中,他的足迹顺着河流,从青海到达西藏,再从云南跨越边境线到达缅甸、泰国。这个在长江边长大的年轻人说“我对湄公河的感情甚至比对长江的更深”。


而当杨达谈起《印度,印度》的时候,他说,到了印度的人只有两类:一类是爱到极致,一类是讨厌到再也不愿意踏上这片土地,而他就是前者,“这种感觉像是中毒一样”。


杨达每年都会到印度去,《印度,印度》这个专题的拍摄也还在持续中。对他而言,没有对选题深刻理解之前和长时间的沉淀,充满视觉张力的影像自然无法出现。


另一个作品《东时区》的名字则来源于他的灵光一现,“有一次我坐在国外的大巴上,忽然‘东时区’这个词从脑子里跳了出来,当我把所有这五六年的影像结合到东时区上的时候,所有东西都出来了。”

《东时区》东5区,印度普什卡,2014

 

杨达将《东时区》视为自己第一个‘有概念’的作品,而到现在为止,这个专题已经完成了百分之八十左右,拍摄地点从东二区跨越到东九区,是中东、东南亚、南亚、东亚等等地区的总和,杨达说这些地方给他“家一样的感觉”。


杨达每年都会给自己定目标,但是他每年都会超额完成指标,他说每次捕捉到想要的画面那一刻,好像是上天注定一个人要做什么,让他自己的整颗心都献出去。

 

“没看过世界,哪来的世界观”


2017年3月,杨达在印度洒红节时被下了致剂量的迷幻药,最终全面检查的结果是“肝脏受损,大脑皮层受损不可逆”,不过十几天后,他就又去到了伊拉克。在伊朗的时候,他被警察拿枪对着脑袋,吓出一身冷汗。

他没有对家人说起过这些经历,但回想起自己的旅程时,杨达也会有些后怕。走过三十多个国家后,他在和其他人们分享自己经历时总是说,我们生活在一个很安全的国家。

 第七届大理国际影会中《东时区》展览的策展人王江说:“其实倒不是杨达作品本身给我的印象深刻,是他的执着让我深受感动。”他和杨达都喜欢提到那句“没看过世界,哪来的世界观。”在他看来,行走和阅读是构建自我内心格局的重要手段,而行走是获得直接经验的最有效的方式。

《东时区》展览海报

 

杨达在2017年5月5日时写了这样一条微博“有时候不知道自己这样拼是为了什么,深夜的大街人来人往,你以为你属于整个世界的时候你却感受不到任何地方属于你。”那时他在塞尔维亚。他在之后的采访中说,虽然自己也会感觉挫败或者失去目标,但每次睡一觉醒来,再拿起相机,所有东西都忘了。


不知道5月5日那个夜晚杨达有没有失眠,不过之后他的足迹又在塞尔维亚的各个地方出现,有时还会加上几张自拍。

杨达的自拍

 

“年轻,什么都不用怕的”


杨达这样形容他拍摄经历:从什么都拍,到忽然开窍一般,开始知道自己要拍什么。他说:“每个摄影师都会有这样一个过程,开始都会有迷茫的时期。”


《东时区》在大理国际影会的展出时,杨达在摄影师自述中写道“在平静的生活表面下,是无处不在的暗潮汹涌,我们生活在最好的时代,也生活在最坏的时代,无限自由的穿梭在各个时区之间,使得宗教之间没了隔阂,使得文化之间更好的交融在了一起,使所有的不可能渐渐变成了没有什么不可能。但往往在看似一切都越来越好的时空间却随处都是不安的焦躁和让人窒息的紧绷感。”

 

《东时区》  东5区,印度普什卡,2014


杨达说,这个选题的选择和他的成长经历有关,他有三年的时间生活在中东地区,后来他在欧洲时发了一条微博“还是喜欢人性更饱满的中东和远东,这里一切看似都太好,却又什么都缺少。”他从不怕自己的想法不成熟,因为“年轻,什么都不用怕的”


策展人王江告诉记者,在国内,能像在杨达一样在这个年纪就完成如此大项目的摄影师少之又少。


不过,王江不愿意用“天才”来形容杨达,在他眼里,杨达是个敢想敢做、执行力超级强、专注而注重细节的年轻人,他说:“能坚持做到这些是杨达成功背后的因素,但是一般人看不到,所以就简单归结为‘天才’。”

但是如此旁大复杂的选题也是杨达饱受质疑的原因,说到质疑的时候的时候,他却显得洒脱,“不用去迎合别人的想法,因为你迎合不过来。”


创意摄影师李景是杨达的老乡,虽然她喜欢的多是有现代感的摄影作品,例如森山大道,石内都、荒木经惟一类摄影师的影像,但她很欣赏杨达的纪实摄影作品,这些图像让她觉得有“刺激大脑”的感觉。

同样是年轻的摄影师,李景觉得她和杨达有些共同点——总有着新的想法,洞察力敏锐。她说“年轻人总有年轻人的优势、特点和生活方式。更丰富,更多元,后生可畏啊。”


记者:张恬路

排版:周杨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