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邀请展

当代社会的女性视觉书写 --七位女性影像艺术家作品联展

策展人: 金酉鸣

当代社会的女性视觉书写

--七位女性影像艺术家作品联展

 

传统艺术史是一部男性的历史,摄影史更是亦然。

 

不过,在西方随着女权运动的高涨,女性摄影史也开始了全新的书写,被大家所熟知的,如辛迪·舍曼(Cindy Sherman)用自我身体自拍、扮演的照片被充分挖掘出来。还有被誉为私摄影鼻祖的南-戈尔丁用那些伤痕累累的作品展现了现场与真实。

 

本次联展的七位影像艺术家,用镜头为画笔去描绘人与自然之间微妙而脆弱的关系,以底片为画布记录下她们对于生命意义与生活方式的大胆尝试,用快门为纽带以女性视角对当下社会的问题与冲突提出质疑和批判,对生命价值的真实体验与真诚表述。女性的细腻和感性促使艺术家不断渴望探索自己与社会环境的关系,去征服公共空间和隐秘之处。对艺术中性别问题的探究,往往表现为对女性主义的质疑或者阐释。艺术作为一种人类的精神活动,不可避免地会反映出作者的社会性别意识的影响,正如阶级、种族、文化和个人经历都会折射到艺术中一样,然而对这样一个不言自明的问题,“女性主义艺术最终的目标是超越性别,从传统的‘二元论’向多元化的发展;从‘小我’走向‘大我’,从女性的‘自觉’走向人的‘自由’”。

 

女性艺术家们不再关注那些外在的,与个人情感生活不相关的事物,更加注重挖掘内心的资源,从个人经验乃至躯体语言中获取灵感,作品更具有个人化特色和私秘化倾向;很少从理性角度介入题材和把握主题,更注重艺术的感性特征,更注重直觉的、观能的呈现。作品更多孩童般的幻想,顺手牵羊的随意,意象模糊的非理性和说不清道不明的生理-心理感应;对于政治的、历史的、哲学的大主题缺乏兴趣,而对自然的、生命的、人性的乃至生存问题相关的主题表现出一种特殊的关爱,甚至对于平淡生活和平凡事物的关注,都胜于对崇高、辉煌的追求;对男人的世界普遍缺少兴趣,很少以男性作为艺术对象。

 

批评家何桂彦的《艺术终归是没有性别的》一文中曾经提到,“如果艺术家仅仅停留在浅层次的性别符号的复制中,而无法涉及到图像符号背后潜藏的社会问题,那么这种女性艺术反而会因为浅薄、表层而容易掉入艺术市场设定的陷阱。因此,女性艺术最大的价值不在于寻求艺术在表达时的两性差异,而在于真正能够将个性的自由提高到一个更高的层面。”最后他下了这样一个结论说“因为艺术最终是没有性别的”。

 

通过本次展览,希望展现中国的女性影像艺术家不是一个“失声的群体”,中国女性不再仅仅出于一种被说、被写、被画、被赏的客体地位,她们已经反客为主,从自身经验出发去说、去画、去写、去做。用她们内心资源去建构一种属于自己的,也属于全人类的女性艺术与女性文化。女性艺术家也在这一过程中被去掉“他者”的身份,成为当下塑造历史的“主体”部分。

 

 

金酉鸣

2019年7月



更多

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